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
0

一场穿越时空的对话

发布时间:2019-08-15 08:44:52    作者:    来源:中国保险报网

□苏鹏

今天的文章是一场超时空的对话,对话的双方一位是来自现在这个时空的保险销售人员小保,另一位是重疾险的发明人马里尤斯·巴纳德。巴纳德医生已经去世了,所以这段对话是虚拟的,但讲述的内容都来源于巴纳德医生生前的真实素材。

保险时光博物馆组织活动,让营销员小保有机会和保险史中的关键人物对话,今天小保见到的是重疾险的发明人马里尤斯·巴纳德医生,以下是他们的对话内容。

小保:尊敬的巴纳德医生,很荣幸能够见到您。你发明的重疾险是唯一一款不是由保险公司的人发明的保险,感谢您对保险业的贡献。

巴纳德:我是一名医生,发明重疾险的念头确实是在我从医期间产生的,当时我的想法是,希望我的患者在接受完治疗之后,还能有经济实力支撑他后续的生活,他可以不用太劳累的去完成治疗之后的康复计划,从而能更好的活下去。

最开始的时候,我试图找到一个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,但并没有找到合适的,于是我就想,既然没有,那我就发明一个出来吧,于是我就去找保险公司,当时在我的祖国南非,我找到保险公司,和他们合作开发出了重疾险。

在发明出重疾险之后,我把大部分的精力都用在了宣传和推广重疾险上面,我去到全世界作演讲,和不同国家的保险公司合作,和大家讲我发明重疾险的初衷,让更多的人了解重疾险,也让更多的人购买重疾险,所以我是第一位重疾险推销员。我的一生做了两件事情,一件是当医生,一件是推销重疾险。

小保:我了解到,您是一名了不起的医生,您实施了世界上第一例心脏移植手术。

巴纳德:我出生在一个乡下的小镇,我的妈妈对我们的要求非常严格,感谢她的督促,让我可以保持优异的学习成绩。在我们那里,医生住大房子,开好车,太太都很漂亮,我不想去做传教士,就只能选择做医生。

我是一名普外科医生,我去美国学习心脏手术,但回来之后没有医院愿意接收我,他们都不是做心脏手术的,于是我去到了我的哥哥那里,他也是医生,他比我大五岁,那是在1967年3月份。9个月之后,12月3日,我们合作进行了第一例给人做的心脏移植手术。这并不是外科技术上的突破,在此之前我们在动物身上已经实验了很多次,之前也有器官移植手术的成功案例,但这件事的伟大之处在于它是关于心脏的。当你回到家面对爱人的时候,你会对她说“亲爱的,我的心与你同在”,但你绝不会说“亲爱的,我的肾与你同在”。

小保:这次手术让你们一夜成名,主要是您的哥哥克里斯汀·巴纳德,我看到很多宣传中,第一例心脏移植手术的术者写的是他的名字。

巴纳德:如果我没有参与第一例心脏移植手术,今天我就不会坐在这里。在当时,我们并没有真正的意识到我们做的事情是如此的伟大,我们也没有估计到它的影响是如此之广。我们以为应该只是当地的媒体会报道这件事而已。

我们是星期六晚上做的手术,然后我就去睡觉了,凌晨三点的时候,我的妻子叫醒我,她说“媒体等在这里,他们想拍一张团队的照片。”我对她说“我累了,不想和任何人拍照片。”然后我就继续睡了。那段时间,我们要不断地应对媒体,但我们也没有停下继续手术的脚步。我是一个幸运的人,因为我的哥哥主要去面对媒体,而我从他那里学到了很多这方面的经验。

小保:您做的手术都是心脏方面的吗?

巴纳德:我为我是一名心脏外科医生而自豪,我一生做了很多心脏方面的手术,但我同样为我做了很多胸外科的手术而骄傲,正是因为除了接触到很多心脏病的患者之外,我还接触到很多肺癌、食管癌等癌症患者,才让我研发重疾险的念头变得更加强烈。

小保:您是因为什么原因发明的重疾险?

巴纳德: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,医疗水平的不断提高以及各种新药品的研制成功,使得原来不能治愈的患者都有了康复的可能,大家可以从近30年的医学巨大变化中感受得到。

但很多人在治疗期间就花掉了自己的全部积蓄,出院之后不得不更加劳累的工作,我虽然治好了他们的病,但他们并没有活下去,这让我很难过。

我们都需要保险,不是因为我们都会死,而是因为我们都要更好的活下去。

小保:您不仅发明了重疾险,还实施了第一例心脏移植手术,您一直在做突破性的工作。

巴纳德:我其实只是在做正确的事而已,我在做这些事的时候,并没有想它是不是有突破性的。实际上,在推广重疾险的过程中,我发现还有一些问题也是需要解决的,比如失去工作能力的人的保障问题,失去生活自主能力的人需要照顾的问题,我也一直在推动失能险和护理险的普及。

小保:那么,在您推广重疾险的时候遇到过什么困难吗?

巴纳德:重疾险自出现以来,在发展过程中并不是一路平坦,主要原因是跨越了保险和医学两大领域,其复杂的医学知识往往也让保险营销员和购买者在理解产品时,极容易产生偏差;而在发生理赔时,购买者自己的理解和保险公司的说法又往往会出现很大的分歧,这一情况在发展中国家中表现得尤其明显。

而且,重疾险和社会保障体系相结合,才会发挥更全面的保障功能。重疾险和医疗方面的结合,也会让重疾险的功用更好的发挥。

小保:您在推广重疾险的时候,因为您是医生,您讲的东西别人会相信,那么,不是医生的人在推广重疾险的时候,该如何去做呢?

巴纳德:我很自豪我有两个身份,一个是医生、一个是重疾险推广者,但我同时认为,我用两个身份做的是同一件事情,那就是让人们能够更好的活下去。任何人都能讲好重疾险,因为我们都希望能更好的活下去。

(作者系渤海人寿朝阳支公司培训讲师)


一场穿越时空的对话

来源:中国保险报网  时间:2019-08-15

□苏鹏

今天的文章是一场超时空的对话,对话的双方一位是来自现在这个时空的保险销售人员小保,另一位是重疾险的发明人马里尤斯·巴纳德。巴纳德医生已经去世了,所以这段对话是虚拟的,但讲述的内容都来源于巴纳德医生生前的真实素材。

保险时光博物馆组织活动,让营销员小保有机会和保险史中的关键人物对话,今天小保见到的是重疾险的发明人马里尤斯·巴纳德医生,以下是他们的对话内容。

小保:尊敬的巴纳德医生,很荣幸能够见到您。你发明的重疾险是唯一一款不是由保险公司的人发明的保险,感谢您对保险业的贡献。

巴纳德:我是一名医生,发明重疾险的念头确实是在我从医期间产生的,当时我的想法是,希望我的患者在接受完治疗之后,还能有经济实力支撑他后续的生活,他可以不用太劳累的去完成治疗之后的康复计划,从而能更好的活下去。

最开始的时候,我试图找到一个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,但并没有找到合适的,于是我就想,既然没有,那我就发明一个出来吧,于是我就去找保险公司,当时在我的祖国南非,我找到保险公司,和他们合作开发出了重疾险。

在发明出重疾险之后,我把大部分的精力都用在了宣传和推广重疾险上面,我去到全世界作演讲,和不同国家的保险公司合作,和大家讲我发明重疾险的初衷,让更多的人了解重疾险,也让更多的人购买重疾险,所以我是第一位重疾险推销员。我的一生做了两件事情,一件是当医生,一件是推销重疾险。

小保:我了解到,您是一名了不起的医生,您实施了世界上第一例心脏移植手术。

巴纳德:我出生在一个乡下的小镇,我的妈妈对我们的要求非常严格,感谢她的督促,让我可以保持优异的学习成绩。在我们那里,医生住大房子,开好车,太太都很漂亮,我不想去做传教士,就只能选择做医生。

我是一名普外科医生,我去美国学习心脏手术,但回来之后没有医院愿意接收我,他们都不是做心脏手术的,于是我去到了我的哥哥那里,他也是医生,他比我大五岁,那是在1967年3月份。9个月之后,12月3日,我们合作进行了第一例给人做的心脏移植手术。这并不是外科技术上的突破,在此之前我们在动物身上已经实验了很多次,之前也有器官移植手术的成功案例,但这件事的伟大之处在于它是关于心脏的。当你回到家面对爱人的时候,你会对她说“亲爱的,我的心与你同在”,但你绝不会说“亲爱的,我的肾与你同在”。

小保:这次手术让你们一夜成名,主要是您的哥哥克里斯汀·巴纳德,我看到很多宣传中,第一例心脏移植手术的术者写的是他的名字。

巴纳德:如果我没有参与第一例心脏移植手术,今天我就不会坐在这里。在当时,我们并没有真正的意识到我们做的事情是如此的伟大,我们也没有估计到它的影响是如此之广。我们以为应该只是当地的媒体会报道这件事而已。

我们是星期六晚上做的手术,然后我就去睡觉了,凌晨三点的时候,我的妻子叫醒我,她说“媒体等在这里,他们想拍一张团队的照片。”我对她说“我累了,不想和任何人拍照片。”然后我就继续睡了。那段时间,我们要不断地应对媒体,但我们也没有停下继续手术的脚步。我是一个幸运的人,因为我的哥哥主要去面对媒体,而我从他那里学到了很多这方面的经验。

小保:您做的手术都是心脏方面的吗?

巴纳德:我为我是一名心脏外科医生而自豪,我一生做了很多心脏方面的手术,但我同样为我做了很多胸外科的手术而骄傲,正是因为除了接触到很多心脏病的患者之外,我还接触到很多肺癌、食管癌等癌症患者,才让我研发重疾险的念头变得更加强烈。

小保:您是因为什么原因发明的重疾险?

巴纳德: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,医疗水平的不断提高以及各种新药品的研制成功,使得原来不能治愈的患者都有了康复的可能,大家可以从近30年的医学巨大变化中感受得到。

但很多人在治疗期间就花掉了自己的全部积蓄,出院之后不得不更加劳累的工作,我虽然治好了他们的病,但他们并没有活下去,这让我很难过。

我们都需要保险,不是因为我们都会死,而是因为我们都要更好的活下去。

小保:您不仅发明了重疾险,还实施了第一例心脏移植手术,您一直在做突破性的工作。

巴纳德:我其实只是在做正确的事而已,我在做这些事的时候,并没有想它是不是有突破性的。实际上,在推广重疾险的过程中,我发现还有一些问题也是需要解决的,比如失去工作能力的人的保障问题,失去生活自主能力的人需要照顾的问题,我也一直在推动失能险和护理险的普及。

小保:那么,在您推广重疾险的时候遇到过什么困难吗?

巴纳德:重疾险自出现以来,在发展过程中并不是一路平坦,主要原因是跨越了保险和医学两大领域,其复杂的医学知识往往也让保险营销员和购买者在理解产品时,极容易产生偏差;而在发生理赔时,购买者自己的理解和保险公司的说法又往往会出现很大的分歧,这一情况在发展中国家中表现得尤其明显。

而且,重疾险和社会保障体系相结合,才会发挥更全面的保障功能。重疾险和医疗方面的结合,也会让重疾险的功用更好的发挥。

小保:您在推广重疾险的时候,因为您是医生,您讲的东西别人会相信,那么,不是医生的人在推广重疾险的时候,该如何去做呢?

巴纳德:我很自豪我有两个身份,一个是医生、一个是重疾险推广者,但我同时认为,我用两个身份做的是同一件事情,那就是让人们能够更好的活下去。任何人都能讲好重疾险,因为我们都希望能更好的活下去。

(作者系渤海人寿朝阳支公司培训讲师)

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Copyright© 2000-2019
中国保险报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