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
0

从哪里来,回到那里去

发布时间:2019-07-18 08:51:25    作者:    来源:中国保险报网

我教书的时候,遇到过一个学生,他个子不高,长得白白净净,最大的问题是不能集中注意力听讲。我把他安排在第三排,前后左右都是文静的小女生,试图帮助他。他却不领情,没过两个月他就和我说,希望我可以把他安排到最后一排去,他不想坐在教室前面。我说你的个子不高,坐到后面可能看不到黑板,他说没关系,他不看。

我当时年轻气盛,就很不客气地和他说,我不能把你放到最后一排,是因为我还是希望你可以跟上别人的脚步,如果我把你安排到后面去,就代表我放弃你了,“你愿意我放弃你吗?”我问他。他说,没关系,他小学的时候,老师就一直让他坐在最后一排,他自己也觉得坐在后面挺好的,老师不管他,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。他和我说,他上小学的时候,想坐着就坐着,想躺着就躺着,不想在教室呆着,就从教室后门出去,不用和老师打招呼,老师也绝对不会管他。

他是用很不在乎的语气和我说这些事的,但我却听着很不舒服。我在和他谈完之后,做了一个决定,我要去家访,去他家了解一下情况。

我到他家一表明身份,他的父母第一反应是他家孩子是不是又在学校惹祸了,我忙说并没有,我只是想了解一下他的情况。但明显他的父母没有听懂我的话,就按照他们自己的理解进行了引导,他们认为我是老师来到他家,当然就要给他家孩子辅导功课,所以,我就稀里糊涂的要给他家孩子讲题了。坦白讲,那时候的我经验不足,在一开始的时候没有取得和他父母对话的主动权,对此我很遗憾,就像是每次吵完架都觉得自己没发挥好一样。

谁知道我刚要给学生讲题,他就犯病了,他说他头疼,然后跑到卫生间去吐。我发现他并不是装的,而是真真正正的生理反应。他的父母的应对很熟练,很快就把他安抚到床上,没一会儿他就这么睡着了。经过这么一弄,我也不好再在他家呆着了。临出门前,我和他的父母说,发生这种头疼、呕吐的事情,可能有两个原因,一个是生理上的,一个是心理上的,我建议他们带孩子去医院检查一下,看看是不是生理上的因素,如果可以排除生理因素,就去找一下心理上的原因。他的父母答应的很痛快,但我能看出来他们并没有把我的话听懂。

后来,我问我这个学生,像这种突发的头疼、呕吐,他发作的时候多不多,第一次发作是什么时候,是因为什么原因。我的学生竟然还都记得,他告诉我,大概每次家长要批评他的时候,都会发作,第一次发作应该是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,因为在学校闯了祸,家长要打他,打着打着他就开始头疼了,后来他就常常这样。

这件事让我体会到了一名教育工作者的无力感,我曾经想改变世界,但我却发现我没有那么大的能量。其实,教育并不是居高临下的,教师如果有高高在上的优越感,他的教育就是灌输或者奴化,那不是真正的教育。教育者和受教育者双方是平等的,就像教育家叶圣陶先生说的那样,想要做小孩子的老师,就要先把自己变成一个小孩子。我越把自己想象成我的学生,越觉得我的学生的现状很难改变。

有什么样的学生就有什么样的家长,小孩子变成什么样子,是在家长创造的环境中慢慢变化而成的。而作为老师,想要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,一个灵魂感染另一个灵魂,实在是太难了。

之所以把我从教时候得这件事讲出来,是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做销售就是做教育,做保险销售更是。因为保险产品是什么?就是一张纸,客户没有办法看到、摸到、感知到,保险销售人员要把保险理念传输给客户,其实就是教育客户。就像是所有的教育一样,这件事太难了。

我一直有一个观点,针对小学、初中要学习的内容,学生不存在笨或者聪明,只存在想学或者不想学,在这个阶段,所有的学习成绩不好的学生,都不是因为学不会,而是因为不学。作为小学或者初中的老师,要解决的最大的问题,不是如何教会学生,而是如何让学生产生对学习的兴趣,只要学生学了,他的成绩必然会有所提高。我一个师兄采取的办法是,教育家长。

在每接一个新班的第一次家长会,他都会滔滔不绝的和家长讲两三个小时,中心的思想是,针对学生学习这件事,老师、学生、家长是一个团队,但分工不同,家长要清楚自己的角色定位,哪些事情该做,哪些事情不该做,要严格执行,比如给学生讲题这件事,是老师的事情,学生还可以问同学,家长不能做,但学生的衣食住行是家长该管的。实践证明,家长把后勤做好,学生能全身心的投入学习中,学习成绩都会越来越好。其实,师兄是在传输自己的教育理念。

销售保险也是一样,最难的事情其实不是讲保险该怎么卖,而是让客户有意愿来听你讲保险。提升自己的专业素养,是可以吸引更多的客户,是必须要做的事情,同时,挑选适合于自己的客户群体,也是提高效率的事情。我做老师时感觉无力,是因为我没有办法挑选我的学生,但做保险销售不一样,你可以选择自己的客户。

做保险时间久了,就一定会找到适合自己的客户群,这是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。但在做保险的最初阶段,该如何作出选择呢?引用前辈的一句话,从哪里来,回到那里去。原来当老师的,就在接受了保险公司的培训之后,回到教育行业,原来做医生的,就在接受了保险公司的培训之后,回到医疗行业。你还是你,只是你是接受了保险理念的你,这样的你,更了解原来的你,回到原来的环境中,你会更加自如。

帮助客户配置适合的保险方案,就是在做全民普及的风险防范教育,每一个从不同行业跨入保险行业的从业者,都有义务回到原来的行业做普及教育。

(苏鹏)


从哪里来,回到那里去

来源:中国保险报网  时间:2019-07-18

我教书的时候,遇到过一个学生,他个子不高,长得白白净净,最大的问题是不能集中注意力听讲。我把他安排在第三排,前后左右都是文静的小女生,试图帮助他。他却不领情,没过两个月他就和我说,希望我可以把他安排到最后一排去,他不想坐在教室前面。我说你的个子不高,坐到后面可能看不到黑板,他说没关系,他不看。

我当时年轻气盛,就很不客气地和他说,我不能把你放到最后一排,是因为我还是希望你可以跟上别人的脚步,如果我把你安排到后面去,就代表我放弃你了,“你愿意我放弃你吗?”我问他。他说,没关系,他小学的时候,老师就一直让他坐在最后一排,他自己也觉得坐在后面挺好的,老师不管他,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。他和我说,他上小学的时候,想坐着就坐着,想躺着就躺着,不想在教室呆着,就从教室后门出去,不用和老师打招呼,老师也绝对不会管他。

他是用很不在乎的语气和我说这些事的,但我却听着很不舒服。我在和他谈完之后,做了一个决定,我要去家访,去他家了解一下情况。

我到他家一表明身份,他的父母第一反应是他家孩子是不是又在学校惹祸了,我忙说并没有,我只是想了解一下他的情况。但明显他的父母没有听懂我的话,就按照他们自己的理解进行了引导,他们认为我是老师来到他家,当然就要给他家孩子辅导功课,所以,我就稀里糊涂的要给他家孩子讲题了。坦白讲,那时候的我经验不足,在一开始的时候没有取得和他父母对话的主动权,对此我很遗憾,就像是每次吵完架都觉得自己没发挥好一样。

谁知道我刚要给学生讲题,他就犯病了,他说他头疼,然后跑到卫生间去吐。我发现他并不是装的,而是真真正正的生理反应。他的父母的应对很熟练,很快就把他安抚到床上,没一会儿他就这么睡着了。经过这么一弄,我也不好再在他家呆着了。临出门前,我和他的父母说,发生这种头疼、呕吐的事情,可能有两个原因,一个是生理上的,一个是心理上的,我建议他们带孩子去医院检查一下,看看是不是生理上的因素,如果可以排除生理因素,就去找一下心理上的原因。他的父母答应的很痛快,但我能看出来他们并没有把我的话听懂。

后来,我问我这个学生,像这种突发的头疼、呕吐,他发作的时候多不多,第一次发作是什么时候,是因为什么原因。我的学生竟然还都记得,他告诉我,大概每次家长要批评他的时候,都会发作,第一次发作应该是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,因为在学校闯了祸,家长要打他,打着打着他就开始头疼了,后来他就常常这样。

这件事让我体会到了一名教育工作者的无力感,我曾经想改变世界,但我却发现我没有那么大的能量。其实,教育并不是居高临下的,教师如果有高高在上的优越感,他的教育就是灌输或者奴化,那不是真正的教育。教育者和受教育者双方是平等的,就像教育家叶圣陶先生说的那样,想要做小孩子的老师,就要先把自己变成一个小孩子。我越把自己想象成我的学生,越觉得我的学生的现状很难改变。

有什么样的学生就有什么样的家长,小孩子变成什么样子,是在家长创造的环境中慢慢变化而成的。而作为老师,想要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,一个灵魂感染另一个灵魂,实在是太难了。

之所以把我从教时候得这件事讲出来,是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做销售就是做教育,做保险销售更是。因为保险产品是什么?就是一张纸,客户没有办法看到、摸到、感知到,保险销售人员要把保险理念传输给客户,其实就是教育客户。就像是所有的教育一样,这件事太难了。

我一直有一个观点,针对小学、初中要学习的内容,学生不存在笨或者聪明,只存在想学或者不想学,在这个阶段,所有的学习成绩不好的学生,都不是因为学不会,而是因为不学。作为小学或者初中的老师,要解决的最大的问题,不是如何教会学生,而是如何让学生产生对学习的兴趣,只要学生学了,他的成绩必然会有所提高。我一个师兄采取的办法是,教育家长。

在每接一个新班的第一次家长会,他都会滔滔不绝的和家长讲两三个小时,中心的思想是,针对学生学习这件事,老师、学生、家长是一个团队,但分工不同,家长要清楚自己的角色定位,哪些事情该做,哪些事情不该做,要严格执行,比如给学生讲题这件事,是老师的事情,学生还可以问同学,家长不能做,但学生的衣食住行是家长该管的。实践证明,家长把后勤做好,学生能全身心的投入学习中,学习成绩都会越来越好。其实,师兄是在传输自己的教育理念。

销售保险也是一样,最难的事情其实不是讲保险该怎么卖,而是让客户有意愿来听你讲保险。提升自己的专业素养,是可以吸引更多的客户,是必须要做的事情,同时,挑选适合于自己的客户群体,也是提高效率的事情。我做老师时感觉无力,是因为我没有办法挑选我的学生,但做保险销售不一样,你可以选择自己的客户。

做保险时间久了,就一定会找到适合自己的客户群,这是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。但在做保险的最初阶段,该如何作出选择呢?引用前辈的一句话,从哪里来,回到那里去。原来当老师的,就在接受了保险公司的培训之后,回到教育行业,原来做医生的,就在接受了保险公司的培训之后,回到医疗行业。你还是你,只是你是接受了保险理念的你,这样的你,更了解原来的你,回到原来的环境中,你会更加自如。

帮助客户配置适合的保险方案,就是在做全民普及的风险防范教育,每一个从不同行业跨入保险行业的从业者,都有义务回到原来的行业做普及教育。

(苏鹏)

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Copyright© 2000-2019
中国保险报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