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
0

一个帕金森症患者

发布时间:2019-07-04 09:07:46    作者:    来源:中国保险报网

□苏鹏

周末去海边,在回来的火车上,遇到了十几位老人,年龄最大的84岁,最小的也有60多岁,他们每年都会相约在一起去海边一趟,我遇到他们的时候,他们刚在海边住了半个月,和我坐一趟火车回来。

这其中有一位老爷子引起了我的注意,他一上车我就看到他的手在不停的颤动,观察之后,我能够确定他的颤动是静止性振颤。静止性振颤的特点是,在静止的状态会颤的很厉害,但手握住东西的时候,振颤的幅度就会减小甚至于不颤。

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的时候,拳王阿里作为主火炬手点燃火炬,如果您对那个画面还有印象,就会记得,当时阿里的没有握住火炬的那只手,一直在颤动,当他两手都握住火炬的时候,两只手就不颤了,但只要松开一只手,松开的那只手就会颤,这种颤没有办法控制。这就是静止性振颤的特点,它还有一个特点是,白天的时候振颤的厉害,晚上睡觉之后就不颤了。

静止性振颤是帕金森病的一种外部表现,拳王阿里就是一位帕金森病的患者,而我在火车上遇到的手不停颤动的老爷子,应该也是帕金森患者。我遇到的这位老爷子还有扑克脸,扑克脸的意思就是脸部几乎没有表情,这也是帕金森病的一种外部表现,因为帕金森患者,在脑部下达命令给到肌肉的时候,传达命令的组织出现问题,不是所有的肌肉都会接到指令,这就会导致做表情的时候不自然,比如一般的微笑呈现出来的却是皮笑肉不笑。

有扑克脸和静止性振颤两个表现,我几乎可以断定老爷子是帕金森患者。几个小时的车程中,我和这些老人有很好的交流,关系很融洽,所以,在临下火车的时候,我决定鼓起勇气问了一下这位老爷子的情况,之所以需要鼓起勇气,是因为我判断他应该不太愿意谈论这个事情,我们的传统影响还是在的,讳疾忌医,以至于即使得了病也不愿意让别人知道。

我问他这种颤抖大概多久了,他告诉我说,其实已经有几十年了。和他同行的另外一位老爷子就接过话头和他说,“我记得你上次说过,已经找到解决办法了。”其实,我听他们这么说,还是很诧异的,按照道理来讲,虽然帕金森病的病因不明,但解决的方法并不是没有,应该说很多解决方法都很成熟了。虽然我心中诧异,但我没有表现出来,我就在旁边听他们俩聊天,从而知道了情况。

手抖的这位老爷子,他很早之前就去医院看过,医院给的解决方法是安装脑起搏器,他的想法是,在脑袋里面放一个东西的话他不愿意,他害怕会对他的脑袋产生影响。旁边的老爷子就劝他,其实可以放一个脑起搏器的,老爷子指着自己的胸部就说,“没什么伤害的,你看我这里,没什么影响。”老爷子装着一个心脏起搏器呢。但手抖的老爷子却说,“放在脑袋里和放在心脏里是不一样的。”这句话都说出来了,放了心脏起搏器的老爷子就没有继续这个话题。

手抖的老爷子找到的解决办法是什么呢?他说是某医院的一个最新的研究,通过吃药就可以根治他这种手抖,但现在还在实验阶段,没有推广到临床,他在等着这个研究结束。手抖的老爷子,今年已经快80岁了,在他60多岁的时候,手就开始抖了。

我在想,如果有一天我得了帕金森病的话,我会采取什么样的治疗方式,我想我会在医生告诉我可以安装脑起搏器的时候,毫不犹豫地安装脑起搏器。

帕金森病也是会分早期和晚期,或者是说轻微的和严重的情况,火车上遇到的这位老爷子,他的病情到现在应该都不是很严重,他还能和朋友们一起出去旅游,他可以自己搬箱子,甚至于他还尝试自己把他的大拉杆箱放到火车的架子上面,只是我们一看到就赶紧帮他搬上去了,但他敢搬,就说明他对自己有信心。

他从60岁发现手抖,直到现在有十多年的时间,他的病情还能控制在轻微的状况,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,但我很佩服他,因为我是做不到的,或者是说,我对于能否控制住病情没有那么大的自信。

严重帕金森病是重疾险的必保疾病,在合同条款中是这样写的:

3.1.19 严重帕金森病

是一种中枢神经系统的退行性疾病,临床表现为震颤麻痹、共济失调等。须满足下列全部条件:

(1)药物治疗无法控制病情;

(2)自主生活能力完全丧失,无法独立完成六项基本日常生活活动中的三项或三项以上。

继发性帕金森综合征不在保障范围内。

注:如果保险公司仅承担被保险人在某年龄之前的保障责任,须在疾病定义中特别说明。

条款中的六项基本日常生活活动指的是:

(1)穿衣:自己能够穿衣及脱衣;(2)移动:自己从一个房间到另一个房间;(3)行动:自己上下床或上下轮椅;(4)如厕:自己控制进行大小便;(5)进食:自己从已准备好的碗或碟中取食物放入口中;(6)洗澡:自己进行淋浴或盆浴。

也就是说,如果不是达到以上描述的严重程度,虽然我被诊断为帕金森病,我也不会因为我的重疾险保单获得赔付。即使不能赔付,我也依然愿意选择在疾病轻微的时候就可以控制住病情,因为我买重疾险的目的不是为了获得赔付,而是为了更好的活下去。

得了病之后的治疗选择,每个人都会因为理由不同而不同,就像是火车上遇到的老爷子,他并没有选择安装脑起搏器,而我应该会装。在没得病之前的选择,每个人也是不一样的,就像是为了应对重大疾病的风险,有的人选择购买保险,有的人选择不买。但不管做出什么样的选择,我们都该对风险心怀敬畏,都该对风险有所准备。

未雨绸缪,早作打算,亡羊补牢,为时未晚。


一个帕金森症患者

来源:中国保险报网  时间:2019-07-04

□苏鹏

周末去海边,在回来的火车上,遇到了十几位老人,年龄最大的84岁,最小的也有60多岁,他们每年都会相约在一起去海边一趟,我遇到他们的时候,他们刚在海边住了半个月,和我坐一趟火车回来。

这其中有一位老爷子引起了我的注意,他一上车我就看到他的手在不停的颤动,观察之后,我能够确定他的颤动是静止性振颤。静止性振颤的特点是,在静止的状态会颤的很厉害,但手握住东西的时候,振颤的幅度就会减小甚至于不颤。

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的时候,拳王阿里作为主火炬手点燃火炬,如果您对那个画面还有印象,就会记得,当时阿里的没有握住火炬的那只手,一直在颤动,当他两手都握住火炬的时候,两只手就不颤了,但只要松开一只手,松开的那只手就会颤,这种颤没有办法控制。这就是静止性振颤的特点,它还有一个特点是,白天的时候振颤的厉害,晚上睡觉之后就不颤了。

静止性振颤是帕金森病的一种外部表现,拳王阿里就是一位帕金森病的患者,而我在火车上遇到的手不停颤动的老爷子,应该也是帕金森患者。我遇到的这位老爷子还有扑克脸,扑克脸的意思就是脸部几乎没有表情,这也是帕金森病的一种外部表现,因为帕金森患者,在脑部下达命令给到肌肉的时候,传达命令的组织出现问题,不是所有的肌肉都会接到指令,这就会导致做表情的时候不自然,比如一般的微笑呈现出来的却是皮笑肉不笑。

有扑克脸和静止性振颤两个表现,我几乎可以断定老爷子是帕金森患者。几个小时的车程中,我和这些老人有很好的交流,关系很融洽,所以,在临下火车的时候,我决定鼓起勇气问了一下这位老爷子的情况,之所以需要鼓起勇气,是因为我判断他应该不太愿意谈论这个事情,我们的传统影响还是在的,讳疾忌医,以至于即使得了病也不愿意让别人知道。

我问他这种颤抖大概多久了,他告诉我说,其实已经有几十年了。和他同行的另外一位老爷子就接过话头和他说,“我记得你上次说过,已经找到解决办法了。”其实,我听他们这么说,还是很诧异的,按照道理来讲,虽然帕金森病的病因不明,但解决的方法并不是没有,应该说很多解决方法都很成熟了。虽然我心中诧异,但我没有表现出来,我就在旁边听他们俩聊天,从而知道了情况。

手抖的这位老爷子,他很早之前就去医院看过,医院给的解决方法是安装脑起搏器,他的想法是,在脑袋里面放一个东西的话他不愿意,他害怕会对他的脑袋产生影响。旁边的老爷子就劝他,其实可以放一个脑起搏器的,老爷子指着自己的胸部就说,“没什么伤害的,你看我这里,没什么影响。”老爷子装着一个心脏起搏器呢。但手抖的老爷子却说,“放在脑袋里和放在心脏里是不一样的。”这句话都说出来了,放了心脏起搏器的老爷子就没有继续这个话题。

手抖的老爷子找到的解决办法是什么呢?他说是某医院的一个最新的研究,通过吃药就可以根治他这种手抖,但现在还在实验阶段,没有推广到临床,他在等着这个研究结束。手抖的老爷子,今年已经快80岁了,在他60多岁的时候,手就开始抖了。

我在想,如果有一天我得了帕金森病的话,我会采取什么样的治疗方式,我想我会在医生告诉我可以安装脑起搏器的时候,毫不犹豫地安装脑起搏器。

帕金森病也是会分早期和晚期,或者是说轻微的和严重的情况,火车上遇到的这位老爷子,他的病情到现在应该都不是很严重,他还能和朋友们一起出去旅游,他可以自己搬箱子,甚至于他还尝试自己把他的大拉杆箱放到火车的架子上面,只是我们一看到就赶紧帮他搬上去了,但他敢搬,就说明他对自己有信心。

他从60岁发现手抖,直到现在有十多年的时间,他的病情还能控制在轻微的状况,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,但我很佩服他,因为我是做不到的,或者是说,我对于能否控制住病情没有那么大的自信。

严重帕金森病是重疾险的必保疾病,在合同条款中是这样写的:

3.1.19 严重帕金森病

是一种中枢神经系统的退行性疾病,临床表现为震颤麻痹、共济失调等。须满足下列全部条件:

(1)药物治疗无法控制病情;

(2)自主生活能力完全丧失,无法独立完成六项基本日常生活活动中的三项或三项以上。

继发性帕金森综合征不在保障范围内。

注:如果保险公司仅承担被保险人在某年龄之前的保障责任,须在疾病定义中特别说明。

条款中的六项基本日常生活活动指的是:

(1)穿衣:自己能够穿衣及脱衣;(2)移动:自己从一个房间到另一个房间;(3)行动:自己上下床或上下轮椅;(4)如厕:自己控制进行大小便;(5)进食:自己从已准备好的碗或碟中取食物放入口中;(6)洗澡:自己进行淋浴或盆浴。

也就是说,如果不是达到以上描述的严重程度,虽然我被诊断为帕金森病,我也不会因为我的重疾险保单获得赔付。即使不能赔付,我也依然愿意选择在疾病轻微的时候就可以控制住病情,因为我买重疾险的目的不是为了获得赔付,而是为了更好的活下去。

得了病之后的治疗选择,每个人都会因为理由不同而不同,就像是火车上遇到的老爷子,他并没有选择安装脑起搏器,而我应该会装。在没得病之前的选择,每个人也是不一样的,就像是为了应对重大疾病的风险,有的人选择购买保险,有的人选择不买。但不管做出什么样的选择,我们都该对风险心怀敬畏,都该对风险有所准备。

未雨绸缪,早作打算,亡羊补牢,为时未晚。

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Copyright© 2000-2019
中国保险报 All Rights Reserved